都是「公益」惹的禍




公益彩券已發行了一期,好像三千萬張公益彩券中有二千萬張是由弱勢團體經銷早已被弱勢族群所批購完了,但彩券風波一直被新聞所討論,連立法委員、議員等都會趕場秀一陣子,網友也會在熱門相儐爾傶D來上一場論戰,加添些新聞樂趣。
綜合網友及抗爭的意件,不外乎,立法時之不公,包銷買斷制度,經銷商不得在賣不出去時「認賠殺出」或退回彩券,這將造成負責經銷的弱勢族群虧損,此制度比「直銷更可惡」,且購買彩券的都是中、下階層,等於是「劫貧濟貧」等等。
現就將這些困擾用不同的方式來看:我們玩每種遊戲都有其遊戲規則,公益彩券也應有此規則,何況任何生意、事業當然有賺和賠的風險,也有暢銷和滯銷的危機,更有缺貨和呆貨的冒險,然而,只要掛上了「公益」或「愛心」、「福利」,這一切的一切又是另一類的思考,另當別論,長久來也就是如此惡習,形成了另一類的社會不公義,迫使另一套的規則的產生,同時藉些「特權」的助虐,使得成為不倫不類的有糖吃的惡文化。



我們先看看,發行公益彩券的財政部部長邱正雄怎麼說:為照顧弱勢族群,財政部已盡了最大努力,當初弱勢團體希望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彩券能夠讓他們經銷,目前三千萬張公益彩券中有二千萬張是由弱勢團體經銷,比例已達到百分之六十七左右,其餘的三分之一由台灣銀行等九家行庫代售,承銷彩券原本就要承擔一些風險,這是遊戲規則,如果經銷商怕彩券賣不出去,就應量力而為,不要批太多量。 
在這遊戲規則中已經說明了很清楚,大家都應照這遊戲規則來玩了,更何況也表明銷售一個月以後,再檢討改善這「遊戲規則」,玩這規則中如有不適,所以弱勢族群更應先追究「當初」參與討論的弱勢團體,他們為何不能顧及弱勢族群的需求?有否有出賣族群而利益相送?為何不能對包銷買斷制度等做合理的爭取和解釋,假若只是發行公益彩券的公司,單方面的玩弄其遊戲規則,擁有其三分之二的經銷權的弱勢族群,也能有其對發行公益彩券公司的抵制的遊戲規則。 



說穿了彩券不管它的名稱叫愛心彩券或公益彩券,其實它的本質就是「賭」。這次政府發行彩券,就是政府作莊開賭。太陽下任何賭博的莊家是最大贏家,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只是這次莊家正好是政府,政府贏了,增加收入投注於公益事業來造福大眾,也這就是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發行公益彩券最重要的理由(上次中央或地方打破頭所爭的就是這樣),想當年愛國獎券停止發行的時候,其主要理由是就為了禁絕賭風,因為有「大家樂」的民間賭博,依附在愛國獎券的開獎號碼上大賭特賭。大家都知道愛國獎券的收入對政府財政的貢獻有限,大家樂卻引發社會簽賭歪風,因而被迫停辦獎券。接著是「刮刮樂」和「高雄市發行的彩券」,不外乎又都是利用盈餘來作為補貼政府的財源。姑且不論發行彩券的方式,是否是增加公益財政資源的最佳政策,但可以確定的是:彩券所要創造的效果(創造出的政府收益),政府不必經立法來增加稅收,就可以達到增加財政收入的結果,如將這些收益完全投注在社會福利建設上,也就間接可使弱勢族群受益,公益彩券之用於弱勢族群的意義應是如此。其餘所謂經營權落實於弱勢族群身上,被稱謂是「福利」。這有些太所謂神奇化、太幻想化了,替弱勢族群販賣公益彩券更為這些弱勢族群另闢一條生機與職種出路,這種利用低價的勞工酬傭,欺人的手法也太粗糙了(公眾會議上都很清楚表明強調只能當副業的心態),故實質的意義增加其公益之名而來減弱其賭博之實。更何況很多單親家庭和原住民朋友,也都不贊成這種涵蓋的弱勢承銷權,拿網路一位原住民的心聲:一般原住民大都居住在非城市人煙巨集的地方,那你要他們將公益彩券賣給誰,如賣給自己族人,我們的生活本就單純且大多也無閒錢,我們原住民有個可愛的習慣,就是不大會賭博,現在政府叫我們原住民染上這不勞而獲的陋習,還是學會城市平地人的市儈的不勞而獲的陋習,真希望可愛的原住民同胞不要掉入這陷阱,這是無底的深淵,應好好的耕作我們的田,做我們的工,這才是正軌,我們的政府啊!一直在開倒車,我們原住民一定要自強、團結。



政府為了取得發行公益彩券的正當理由以及迴避可能衍生出來的人性愛賭博的困境,因順這次九二一震災要將彩券發行前三期的部份盈餘提撥作為九二一震災的財源,並彩券盈餘中的部份將分配作為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國民年金的專門用途。這些都無非是為了營造出公益彩券發行的聲勢,增加其做「善事」的心態來行銷和包裝彩券。
整個人類的社會都各種不同類型的賭博,也有不同方式的經營和銷售,也都有不同類型的遊戲規則,此次因背負了公益之名而就要承擔著公益之害,希望在玩這遊戲規則時能有更深遠的看法,不要假擬想弱勢族群都是被你玩弄於手掌中的棋子,可任你隨意擺佈,經營者和銷售者彼此互動的合作,這才是彼此的互助籌碼,如只求一昧同情、憐憫這才是可悲的弱勢,故如何能把玩遊戲規則的高手才是強者,故盼參與協商的弱勢團體該醒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