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動!必須跳舞!
大康譯 Carol Sowell 文



殘障的朋友有時覺得必須跳跳舞,他們有的是到俱樂部跳舞,有的是去看別人跳舞。在美國的肌肉萎縮症協會,已有幾次在舉辦的暑期夏令營堙A年輕的舞者翩翩起舞,他們有的把跳舞當作是他們生活的主要部份。
如果你覺得有行動障礙的人想跳舞是一件奇怪的事,只要稍微看看他們幾分鐘的表演;或者與熱情的罹患肌肉萎縮症的舞者談談,你就會對舞蹈有一番新的認識。




跳舞與腳無關

雪莉是肌萎症貝克型的病友,她說:「對我而言,想動一動是很自然的事,如果我們自己不想辦法來動一動,就會感覺好像死了一樣,不知道自己還活著。」
雪莉在她十歲時,開始出現肌肉萎縮徵兆,之前她是一位熱愛運動的孩子。病狀出現後,她還持續運動了一陣子,但是終於承認那太耗力了。
大約在十年前,她看過「軸心舞蹈團」的演出,舞者大部份使用輪椅。雪莉興緻大發,從一九九二年起,她就加入了軸心舞蹈團。




對所有舞者而言,舞蹈是利用動作來表達或溝通

在全美國至少有十幾個非常活躍的舞團,他們都有殘障成員。
這些舞團他們利用想像來創作自己的舞碼,探索身體各部份能表現什麼,其中包括使用手、手臂、頭、肩膀、輪椅和道具。主題就同動作一樣豐富,包括性慾、友誼、憤怒、幽默、靈魂探索、懊悔等。
例如在軸心舞蹈團的「傾訴」堙A有五位女性舞者,其中三位她們使用輪椅,但她們利用語言和動作描述她們對身體的感覺。雪莉上下擺動她的手臂,上身作出像跑步的動作,描述她記憶中最後的一次跑步。別的舞者則探索著身體所能呈現的形狀、懷孕及痛苦的回憶。她們齊聲唱著:「我們在述說世界上的故事,我們在舞出世界上的故事。」



年輕人也很喜歡舞蹈,因為舞蹈給他們機會表現自己。朱霖今年十六歲,他利用舞蹈、演戲和寫詩來發揮他的創造力。幾年前,在物理治療師的建議下,他去上舞蹈課。他認為舞蹈最吸引人的是「能與別人在一起和有機會動一動身體,它能使注意力轉移」。朱霖在舞蹈發表會上說:「我用我的電動輪椅,時而向前,時而向後轉一轉,有時別人則推我的手動輪椅。」
舞蹈很明顯的表達出「輪椅」是使用者(舞者)身體空間的延伸。舞者會滑出輪椅或飛快地橫越舞台。二個人共坐一張椅子,或是同伴抬起舞者,將他放在椅子上。表演者利用燈光、顏色、聲音、服裝和動作創造出令人想不到的視覺刺激,開始時,舞者的手臂作另一個舞者的腳排成一線。一個舞者靠在另一個舞者身上,在一起「走」,一個人躺在地板上,用腳勾住別人的輪椅被拖著走。




跳舞就是樂趣

文生參加一九九七年秋季的無限舞蹈班。所有的成員都使用輪椅,文生患有杜顯型的肌肉萎縮症,文生說:「是我的老師替我報名的,真是好好玩喔!」雖然他今年升上初中,他還要繼續跳舞。
文生的老師凱蒂是名舞者,也是一名演員,在世界各地演出,她創辦了無限舞蹈班,教授傳統的舞蹈──芭蕾舞和爵士舞。她說:「有時候以手當腳。我們用的空間變換和身體動作都直接來自芭蕾舞。」
無限舞蹈班的表演有時用說故事的型式,有時利用手語、歌者、演員和舞者的方式。凱蒂坐在地板上很熟練的移動手臂、膝蓋和手。她的觀眾可能還不知道:她從一九八七年下肢就已經麻痺了。凱蒂說:「我心堶悸獄R者不知道,也不在意從樓梯上摔下來,摔傷了脊柱,她只是想繼續跳舞。」




舞蹈是自我發現和自我接受

文生在無限舞蹈社就嚐過了這種滋味,凱蒂說:對這些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兒童而言,這是一個讓他們藝術地表現自己的機會,同時也學習在時間上和空間上移動身體,別人是想像不到他們能這樣做的。文生笑得那麼開心,很可能是他第一次嚐到突出的高興,但這次不是因為殘障的突出,而是他表演得真好。
舞蹈班在學校和中央公園表演過,在一首叫「都市都市」的曲目,他們進入舞台,緩緩的轉著圈子,從一邊走向另一邊,招著手並鞠躬。在二人舞曲中,文生的夥伴推他的椅子轉圓圈,並把他的手臂抬起來。凱蒂說:「知道他們能夠學習是整個活動的重要目的。做一件事的主人,做好它並接受掌聲和認可,改變了他們的生活。他們有一種他們以前沒有的自我感。」
前面曾提及的朱霖,他喜歡上健康人與殘障者混合的舞蹈班。他們經常跳熱門音樂,教師們修改舞步,讓每一個人都可參與,他也很喜歡參與團體演出「我喜歡娛樂別人」。
舞者的體力有別,尤其是肌肉萎縮症者,過一段時間就會有所改變。但是總有一些方法去跳舞。雪莉今年四十歲,「我想既使我的殘缺很早就開始,那怕是出生就殘障,我也會是一名舞者,我深信不管我將來殘障程度如何嚴重,我都會是一名舞者。」雪莉也認識到一位患有肌肉萎縮症的歐洲舞者,她只能用她的手來跳舞。




跳舞與內心息息相關

雪莉說:「對我而言,跳舞所以會對我這樣有吸引力是因為它來自內心。動作和自我表達是發自內心的,不管我的能力和創造力有多少,我的身體都會把內心表現出來。」
一九九三年一名舞者和她的老師在電視上現場表演她們的舞技。這名舞者的媽媽描述她的女兒:「她從沒有想到她居然能夠做到這些,但她確實做到了,這使她樂在其中,有安全感,她因此知道她是有能力的。」
這名舞者今年才十一歲的肌肉萎縮症患者,跳舞對她的身心都有好處。她的媽媽說:「她熱愛音樂,喜歡跳舞。當她與她的姊妹跳舞時,她擺動她的肩膀、手和頭,也擺動她的椅子。當她參加生日聚會或與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帶頭叫大家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