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者都是A型性格嗎?
一位超級殘障者的痛苦告白
殘菊



去年十月,當我把輪椅從車上拿出來時,一不小心扭到了肩膀,哇!真是痛死我了,痛得我幾乎不能動。從那時以後,每當我需要做費力的事時,肩膀感就越來越痛,不久,我的肩膀痛得使我不再能推輪椅上斜坡或在地毯上滾動了。最後,我根本不能再使用輪椅。我看過醫生沒有?(這是絕對辦不到!)我才不要聽醫生鬼扯,我想繼續過我的日子,我有很多地方要去,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
我看到一本雜誌,訪問身體有殘缺的醫生,其中一位醫生的意見與我不謀而和,她以一句話反映她對殘障的態度──你做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你做的事才是最要的?她不就是在說我嗎?



我不顧疼痛的肩膀,只自以為是的不停的做,以為這是:對付殘障最好的方法,也是唯一的方法。別的殘障者是否也我一樣,不管身體的感覺,一直不停的做?你到世界各處去看看,他們也都跟我一樣,不停的工作。

超級A型性格的殘障者:不顧自己殘障情況,繼續努力。終究還是要停下來處理後遺症?



在北美地區計有一百八十萬的罹患小兒麻痺症的僥存者,他們的病齡都超過四十年,看看他們如何處理殘障問題。小兒麻痺的倖存者經常加班,都好像具有A型性格,也就是認真、有壓力、趕時間、完美主義,他們的成就比健康人士或其他類型的殘障者高。小兒麻痺倖存者,不論病情輕重,大都是現今社會的領導者和推動者。
輪椅族不但認真工作,有A型性格是社會的領導者有什麼不妥嗎?一位有小兒麻痺症候群的醫生,同時也是一家醫療機構的負責人,認為有A型性格的小兒麻痺倖存者,其實就是在把自己累死。據他的研究,小兒麻痺倖存者,越是具有A型性格,越可能得小兒麻痺症候群,並且情況越嚴重。小兒麻痺症候群包括遲發性疲倦、衰弱,肌肉和關節疼痛。更糟的是:A型性格使他們不想因症候群的困擾去看醫生。患者知道過度燃燒自己會讓他們很疼痛和失去功能的危險,但他們就是停不下來。患者既使長期痛得要命,也不想「浪費時間」去看醫生。很多患者都不在乎疼痛,只要他們還能做事。



並不僅限於小兒麻痺患者,只要是A型性格的人都不會停下來處理他們的疼痛,據研究分析40% 的慢性背部疼痛者,不管醫生有沒有允許出院,他們都因為「太忙」而不覺得症狀有改善。與小兒麻痺患者一樣,越是具有A型性格的背痛患者,越是不會停下來,治療他的疼痛。

用它否則就失去一切

為什麼人會逼自己去做超過自己體力負荷的事呢?為什麼經常感到疼痛,甚至永遠損壞自己的身體,卻仍然要繼續做下去呢?因為對我們這些殘障者而言,繼續做下去是我們向世人宣告我們和健康人士一樣行,甚至更棒。
有一名患者,這一生體力都在透支。他是位全職的推銷員,閒暇時則為兩個職業棒球隊和業餘司琴伴奏。他說:「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跟健康人競爭,希望能跟他們一樣好,甚至比他們更好。我有好幾年擔任軟式棒球投手,雖然我的左手和左腳萎縮,但我的右臂很壯。大家都說我很棒,因為殘障並沒有阻礙我,我接受這些讚美,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很不幸的,這種行為縮短了我身體能用的時間,現在,我是整天接受疼痛的困擾。」



有一名積極推動殘障權利者,他是位輪椅運動員,很驕傲自己是一名積極的成功者。他說:「有些人認為殘障的人必須有高成就才能和健康的人扯平,才能和健康人一樣有用。我有高成就,所以健康的人才曉得我比他們棒,當健康人對我歧視時,往往會拍拍我的頭,我心中暗想儘量得意吧!傻瓜!你大學畢業是班上第一名嗎?你上過電視嗎?你見過首相嗎?」




很多人都否認自己是殘障者

對於A型性格的超級殘障,也許有另一種解釋:那就是他們否認自是殘障。如果你因殘障而不能為社會接受,為什麼不乾脆否認自己是殘障呢?超級殘障者就是這樣做。患有多重脊柱側彎的作家說:『那些否認殘障事實的人,往往藉著多做來否定自己的殘障。』
有一名電動輪椅的女作家,認為這種否定自己是殘障的行為,與性別有關。她說男性也許特別傾向於否認自己的身體有殘障,因為我們的文化要求「男人要雄糾糾」。更糟的是這些冒險犯難,勇往直前,「雄糾糾」的男人,喜歡開快車,玩滑翔翼等危險的事物,很容易傷害自己。
天生有殘缺或從小就殘障的人,容易用多做事來証明他們在社會是真正的男子漢,因為社會認為有能力的就是男子漢。
研究指出,身體殘障越嚴重,越早得小兒麻痺症的倖存者,他們長大後,就越有可能具有A型性格。所以我們可以看出小時候的殘障者,與長大後,成為A型性格有一定的關係。



以身體的英勇表現來轉移自己的殘障,可以部份解釋他們那麼喜愛輪椅運動的原因。運動員在社會上是最被接受或崇拜的,運動員最知道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他們必須接受痛苦,既使受傷也必須比賽。畢竟真正的男子漢是不向痛苦低頭的。
一名本身也是殘障的運動訓練員說,輪椅運動員和一般使用輪椅的人,大部份的傷害都源自於過度使用。當運動員訓練得太劇烈或者是傷還未好,就參加比賽或訓練,會傷害手、手臂和肩膀。運動員受傷而不休息,就要得花一般恢復時間的三倍,才能真正復原。想到有三分之一的輪椅運動員受傷不治療,不禁為他們感到極度憂心。
運動員的A型性格讓人有一個疑問:究竟競賽者他們的表現是完全出於興趣,或者是基於一種衝動,想不計一切代價地證明他們其實並沒有殘障。




超級殘障:衝動或選擇?

很多A性格的輪椅使用者,也許願意付出疼痛和功能損失的代價,使自己和周遭的健康人忘掉他們是殘障者。這簡直是跟魔鬼打交道,不是適當處理殘障的方式,但是有人贊成這種A型性格超級殘障的生活方式。一名殘障的職能治療師和一名殘障的物理治療師同意這種A型性格會讓人提早損壞,但是,他們一致認為最重要的是生活品質,他們覺得他們的生活很充實。



一名有時使用手動輪椅,有時使用電動輪椅的殘障者語氣溫和的解釋:我認為A性格其實是多層面的,人們有A性格是很多原因的。對某些人而言,它是一種補償,對有些人則是為了完全接受自己的殘障而盡力而為,A型性格的作法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她問了我們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A性格是我們選擇的呢?或者是我們為逃避殘障引起的心理和生理問題,而自然地過度使用我們的身體呢?
撇開各種辯論,普通常識告訴我們,不管是藉著使用毒品、喝酒、或是不停的作來阻止殘障情緒上的痛苦,是不好的,忘掉身體不停的疼痛,甚至於傷害身體絕對不是愛自己和殘障的方法。



上個星期,我從忙碌的一天堜漭X一個小時作物理治療,當時有點怕浪費寶貴的時間,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現在我的肩膀不再那麼痛了,推輪椅的時候不會痛得叫出聲音,我覺得殘障減輕了。
我瞭解到,我做事應該聽從我的思想和感覺,而不是藉做事來隱藏自己的思想和感覺。現在我知道要把生活的步調放慢,尋求幫助,冒著被別人認為是位殘障者的感覺是很可怕,但是身體是自己的,不管是今天或是未來,我必須對身體的感覺永遠負責。也許看過〔超人〕電視影集的觀眾,看到他現在不幸變成一位脊髓損傷患者,坐在輪椅上時,該會想到也許我們的價值在於我們的本質而不在於我們做什麼。




A型性格測試:

如果你對下列問題的回答,有四個是肯定的,那你就是A型性格的人,可能沒有給你的身體足夠的休息和照顧身體的疼痛。
* 我喜歡競爭
* 我有火爆的脾氣
* 我每天對自己最少有一個工作限期
* 我每週對自己最少有一個工作限期
* 我每週最少有八小時在家加班
* 我工作努力
* 在生命中突出對我很重要
* 我最近五年沒有休過假
* 我每個假期不超過五天
* 我個人認為在生命中突出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