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殘障者購買政府國宅的悲哀
士敏



身心障礙保護法已淪為政府『國王的新衣』;本法第四十七條已淪為政府單位的||神主牌。該法條文的內容管制了身心殘障者,卻對同樣用等值購買同樣國民住宅的正常人相比,讓殘障者淪為「身、心俱疲」的次等市民;市民購買的國民住宅,已為了政府刺激國宅買氣,去年十一月將「國民住宅條例」於立法院三讀通過增修條文,隨即在12月11日頒布總統令,其中原本國宅承購人居住滿二年始可自由轉售減為一年,並增列「或該國宅取得使用執照滿15年以上者」亦可自由買賣。
但基於關愛身心障礙者市民,特於身心障礙保護法第四十七條規定:應居住五年以上,且主管機關公告後仍無人願承租或受讓者,主管單位得將其列為一般國民住宅,按照各地國民住宅主管機關所定辦法辦理。也就是說應身心障礙者要親自居住五年後,再等到德政的主管機關核准,仍無人願意承租或受讓,再而列為國宅條列後,才能自由買賣。
這種對完全與市民同樣的向政府買賣國宅,為何有二套完全不同的遊戲法則?美其名保護,實在是苛刻,要特別法令限制身心障礙戶轉讓、買賣及繼承。更甚的還特別但書:轉讓應以身心障礙者優先,及先由主管機關公告才能轉一般國民住宅處理,這不是為專為刁難殘障人士或是違憲。



另按建築法令明定有一定數量比例的殘障者使用的停車位,但等身心障礙者我們買後、住進國宅卻遍尋不著,聽說只有標榜承租的殘障住宿供宣導德政樣版的國宅,才有規劃殘障者使用的停車位。我們真不知除了規劃樣版國宅的停車位外,殘障者還能買或租得到政府在哪裡規定的專用停車位?
政府只執行保護法第四十七條二分之一法條的權力!另外二分之一,例如<停車位,政府應保留名額優先核准>,殘障者得向誰討回這些不公?何者為錯?何者為對?該如何做,才能合乎殘障基本人權,應是大有為政府的明智,免讓身心障礙者住戶再受二度傷害。
政府的立法是讓市民在合情合理的公正制度下全民公享,而不是拿來當神主令牌供的來壓制百姓,更不是政府利用行政裁量權.........等的怪力亂神,運用國王的人馬,利用一些代理職務的社服團體來草率修訂的法條,卻藐視那些現場居住的殘障住戶,居住於國宅的當事人的綜合意見,只弄些專家憑想像和理所當然來發佈新聞哄騙社會大眾。否則保護法第四十七條,應和一般市民國宅的相關法令,各主管機關、條例相通及相容,應舉事證,確實符合該條全文內涵,且不違背憲法對弱勢人權平等原則。



國民住宅處(國宅處)在於協助較低收入及弱勢家庭購宅及承租國宅、協助市民早期的整建住宅改善居住環境、輔導國宅社區管理維護、減輕市民購宅貸款負擔、提供住宅多元化的服務。為加強對於弱勢族群市民家庭之照顧,於八十八年十二月三十日研商將優先配租國宅之比例由原13.5%大幅提高為40%,另為落實出租國宅資源分配之合理性及公平性,九十年七月依規定以公告可配戶數五分之一供特定對象(原住民、低收入戶榮民、單親家庭、三代同堂家庭)承購,以公告可配戶數扣除原基地拆遷戶、特定對象戶後賸餘戶數三分之一供優先戶(受扶助之原住民婦女、公共工程拆遷戶、現為臺北市國民住承租戶、參加購屋儲蓄戶、身心障礙戶)承購。並內政部修法於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修正發佈放寬租賃期限延長為12年。



對於公共場所興建之國家級建築物的國宅的優惠比列||美其名為優先核准優惠殘障(那有優惠?請有關單位舉證,而只是特定對象戶後賸餘戶數三分之一的某些部份),其身心障礙者因購買或承租國民住宅而申請低利貸款,應依國民住宅條例相關規定辦理。在長期房地產景氣低迷、供需失衡及政策性低利優惠房貸排擠效應下,使得國宅失去競爭優勢,甚至嚴重滯銷,現仍有空屋,又何來的優惠殘障戶?
建管處對於公共場所興建之國宅,為何只設有車輛進出的斜坡道。殘障者的停車位在身心障礙戶的國宅何其重要?但只規劃設停車位,卻拒絕劃設殘障者的停車位(其理由是國宅非公共建築物,而屬私有住宅,故沒有法令和理由,特別來劃分殘障者專用停車位),在有劃分為殘障戶的住屋,而又如何在國家級建設的建築物中,讓需特殊車位的身心障礙、殘弱的長者停車?就連殘障戶自己的公共持份,也無法自行使用,那麼政府好像是存心讓殘弱者無地自容,何苦來哉?國家投資規劃的國宅建築物(能算不是屬公眾使用的建築物嗎?)而不率落實規劃設殘障者停車位,反而讓私人公寓來有樣學樣?沒有合適的車位,又再限制身心障礙戶只能轉讓殘障者,豈不讓已購買者進退兩難!不能轉售、繼承又沒有合適的殘障者接手,又有長達五年的限制,等主管機關公告才回歸國宅辦理,如此苛求唯對殘障戶該如何解套??
就像國宅處通知本人購買萬隆國宅,殘障戶與一般國宅價款、低利貸款完全都一樣,但應有的權益卻不能適用國宅相關辦法,卻套用身心障礙保護法第四十七條,一樣的住戶、同棟、同價的住宅卻有二種不同的權益,不無引殘障戶入甕之嫌;但違反國宅規定時卻一視同「人」。非常感謝國宅處,當住戶違反國宅相關規定處分時,終於將殘障戶當人,看的起!而法令上給殘障者應有的權益卻沒有,殘障者何其悲哀,唯有違法時才被當正常人一樣的『嚴刑烤打』!



身心障礙者保護法四十七條規定,殘障戶國宅,限定只可轉讓給殘障者。但是殘障者的子女為何又可以繼承?這豈不和該規定相矛盾?更悲的是殘障者購買的到底是殘障戶的國民住宅還是宿舍?如果只是宿舍,值六百萬嗎?政府豈不坑弱勢族群的錢!而持分的車位又跑到哪裡去了呢?政府豈能利用殘弱者私人的資金,來照顧其他健全者住戶?豈不是慷他人之慨,借花獻佛之嫌,更有違憲之虞!
同時在依規定以公告可配戶數的五分之一供特定對象承購,所賸餘戶數的三分之一供優先戶,優先戶可能大部份都不是身心障礙者所承購,而為何在優先戶中唯獨將身心障礙者特殊保護?
在身心障礙保護法四十七條規定,出租、轉讓應以身心障礙者優先,而有關單位都已經沒有做到其法條後面部份在先:身心障礙者購買或承租商店或攤販、國民住宅、停車位,政府應提供低利貸款給身心障礙者購買或承租,現只照法令給予應有的相同低利貸款那就算了!但政府所明訂的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177條和建築設計施工編第59及60條所明定的無障礙汽車停車位卻不見W影?我們曾向有關單位陳情,卻被視為刁民,法令豈能僅執行一半,唯選對其有利的法條,而根本就故意忽視弱勢族群,為生活環境所應有的最基本權益和需求。
希望政府絕對要『說清楚,講明白』,切勿『隔空抓癢』。否則豈不是有關的官僚,將保護法四十七條,拿神主牌來當令箭供養,卻無法讓弱勢族群,在明訂的合理應有的權益中落實共享,能算是公平正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