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響聲之後



慈母陪讀三年
從小因罹患脊髓神經障礙,造成嚴重脊椎彎曲的新竹清大中文系學生鍾綸,以前三名的優異成績提前畢業,又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清大資訊系統與應用研究所,從人文領域跨越到理工系所。他說:「只要身體狀況和環境許可,還要修博士」。清大為了對這位充滿毅力的鍾媽媽表示敬意,在畢業典禮上,給她頒發榮譽獎。
為了讓殘障子女圓唸大學的夢,從小就必須依賴生活照顧,每天需由父親從竹南開車,送他到學校上課,母親則留在學校陪他一起上課、代抄筆記、跑圖書館找資料,參加同學的活動。
雖然學校為他設置電梯、遮雨棚、在各教室中預備了專用的書桌。由於寫字的右手較沒有力,趕不上老師的速度,鍾媽媽還要幫抄筆記。且因脊椎支撐力不足,身體坐久了會滑下來,此時鍾媽媽還要替他扶正。他口齒很清楚,只是聲音很小,有時聽不大清楚,才時需轉訴。



申請入學被拒
有篇讚者投書:最近一個親戚的小孩國中剛畢業,學測成績相當優異,申請入學卻不被學校接受,校方所持的理由 ── 這名學童患有罕見的疾病,校方害怕「景文事件」再度發生,會造成全校師生都無法承受的傷害。 
而「景文事件」也只是一名患有先天性成骨不全症候群的「玻璃娃娃」,因為同學揹去上體育課,不慎摔倒而死亡。連帶的體育老師被起訴,揹他的同學也被移送少年法庭,類似事件發生的機率是少之又少。故盼政府應出面協助這些罹患殘疾的學童,讓他們和正常人一樣上下學,怎可剝奪他們的求知、就學權利呢?同時也呼籲,相關單位也應多宣導溝通,避免不必要的傷害發生。 



照顧洗腎的母親
將在九月成為台東市新生國中新生的林小妹,在謮小學時照顧腎臟萎縮的母親,今年五月間成為救國團全國孝行獎得主;其實這是她哥哥在過去三年來白天打工、就讀補校,一人肩負家計和母親醫療費用,卻把這分榮譽讓給林小妹妹。 
林家兄妹自小喪父,四年前他的母親因失血引發急性腎臟萎縮,必須靠洗腎維生,無法工作,全家僅靠他父親任職的撫卹金度日,為了家計,林小妹的哥哥,白天在一家裱框店打工,晚上讀書,一肩挑起家計重擔,放學後還得照顧臥床的寡母至凌晨。



圓夢
美國僑社報導:因三年前的一宗車禍,讓當年只有十五歲的美籍少女瑪莎下身癱瘓,今年她高中畢業了,因學校的校長以安全理由,拒絕讓她在台上步行,結果在畢業典禮時,她只能坐在輪椅上,含淚領取畢業證書。
後來當地電台得知她的的故事,特別為她安排一個,專為她而設計的畢業典禮,邀請全市居民參加。有近二千人出席觀禮,在亞特蘭大的體育館內,瑪莎身穿藍色長袍、戴上四方帽,在台上使用助行架,能用自己雙腿在台上步行,一步一步的走,雖然這是不到一分鐘的路程,她千辛萬苦地走到講台,驕傲地領取畢業證書,一圓她多年的夢。領過畢業證書,臉上泛起燦爛笑容,還俏皮地說:「真是輕而易舉呀!」



在這些新聞的掌聲之後,我們不禁的要問,這些殘障朋友和弱勢族群有何幫助?弱勢者仍然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這種新聞價值的報導後,媒體會再去尋找,另一新鮮的事件,再次衝刺新聞版面。



我們也誠懇的呼籲有關的單位更應在新聞的背後,體驗弱勢族群的艱辛,多少弱勢家庭含著血淚往肚塈]在生活著!就像鍾家一樣,整個家庭的全日的投入,成年纍月的為愛子付出,每天早、晚的交通接送、鍾媽媽的整日陪讀;殘障學童被拒接受入學,這種戲碼會層出不窮,家庭的精神苦熬非經歷的人所能體會;林家的兄妹為養家和照顧生病的母親,這種遠超過其快樂童年和青少年的能力所能承擔的軛....... 這種種雖是社會美德,但都是非現代化、文明進步的社會所呈現的。為何我們的社會至今仍沒法子,建立一個好的社會制度,接納弱勢族群,分擔他們的一些勞苦,我們都沒法有如第一家庭或富豪家族有佣僕的協助,在珍愛家庭年的呼聲中,如何落實社會局長的八大政策第一條「家庭減壓」,讓這些弱勢族群的家庭減壓,給他們一些喘息的機會,建立教育的陪讀制度、落實無障礙就學管道,讓家庭能在生活品質的提昇,心靈能得短暫的舒暢。更甚的像林家的情況,不論由兒童保護及青少年法的立場來看,在有制度的關懷社會的國家,早就該由有關的社會科局,慎重關切及輔助,我們的教育和社政不理不睬,反而表彰全國孝行,讓這青少年楷模發揚,這種扼殺少年心靈情形的惡化,對局長所提的「家庭健康」將有多大的傷害,更別談「家庭互助」和「家庭服務」了。我們更盼媒體機構,除了新聞報導外,更有能「圓夢」的精神,協助弱勢「家庭安心」,能督促有關部門在具體的報導中,應落實所承諾的方案,否則只是淪為政治人物的應聲筒,喪失了媒體人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