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的藥物應用一


急性麻痺症是一種很古老的疾病,可追溯至西元前一千年。小兒麻痺最早的醫學文獻記載則始於十九世紀。小兒麻痺患者倖存者,在其餘生中大約有百分之廿五的人有疲倦、肌肉痛、關節痛、呼吸困難、睡眠問題、軟弱和吞嚥困難,這些症狀則稱為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 
目前有些藥物,針對此症候群中的疲倦、注意力減退、肌力和耐力的惡化。
有一些醫學文獻的報告,茲介紹如下: 
研究顯示:小兒麻痺存活者,其體內類胰島素生長因子-1(IGF-1),亦稱做Somatomedin較一般同年齡的人為低。IFG-1的血中濃度,受人類生長激素所控制。賈達和其他一些人的研究,在感染過小兒麻痺後的人,其IGF-1血中濃度較低者,給予人類生長激素,使血中的IFG-1濃度增加。觀察是否可改善肌力,在六個病例中,經過三個月的試驗,結果並沒有統計學上的意義,因此用人類生長激素的治療,欲改善患者的肌力是不適用的。
對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有許多假說,包括運動神經元的老化、運動神經元的過度使用和持繼的病毒感染,但並沒有被真正的證實是何原因造成。也包括繼發於免疫系統的異常,基於此一假說,有一組研究使用高劑量的副腎皮質素於剛發生肌肉無力和疲倦的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的患者。此研究持續二十五週,給予高劑量的副腎皮質素,四週後直到至二十五週內逐漸減量至停藥。測量肌力和疲倦的程度。雖然在治療三個月後,結果顯示肌力有些微的進步,但超過此時間後,則不能繼續維持,疲倦也沒有任何的改善,因此目前並不建議用這種高劑量的副腎皮質素來治療。 
Amantadine是一種用於治療流行性感冒的藥,改善巴金森氏病的症狀和減輕多發性硬化症的倦怠感。有一些無對照組的研究顯示Amantadine可改善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患者的倦怠感。然而在一個六週的試驗堙A使用Amantadine和安慰劑,兩者都對患者疲倦的改善有相同的結果,顯示用安慰劑和Amantadine,其效果幾乎是相同的。基於有對照組的試驗結果,所以Amantadine的使用,並不受推薦。 
Selegiline亦稱作Deprenyl是屬於單氨氧化A-B(MAO-B)抑制劑,適用於巴金森氏病。有兩個病人的病歷報告,在過去三年內,使用Deprenyl較少有倦怠感,其中一例有巴金森氏病,另一例則無。因為症狀有改善,所以兩例都停藥,在短時間內兩例均抱怨覺得更疲倦,需要再重新給藥,然而此一報告沒有對照組,且病例數太少不足以有力的證明,對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併有疲倦者,使用Deprenyl其效果不能夠證實。 
使用Pyridostigmin(Mestinon)來治療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合併疲倦者,或許有較肯定的報告。有些人相信小兒麻痺後之疲倦,一部份可能是神經和肌肉接合處的傳遞不良有關。此接合處介於神經細胞的末端和肌肉纖維的前端。有一組包括十七個病例的報告,其中七例的肌電圖(EMG)顯示,在經過神經肌肉接合處有神經傳導延遲的現象,在給予靜脈注射Edrophonium(一種增強神經肌肉接合處傳導的藥物)會有改善。因此給予這十七例患者一種類似的口服藥Mestinon,一個月以後其中的九例顯示倦怠感有某種程度的改善,很有趣的是九例中的七例均為注射Edrophonium肌電圖有改善的患者。因此表示疲倦可能是神經肌肉接合處的傳導延遲所導致,這些人適用於此藥物,且對疲倦有某些程度的改善。 
總括來說,藥物對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的治療,有其局限性。以上的幾個研究顯示,除了某些選擇性的病患,對Mestinon有些效果外,大部分似乎沒有什麼作用。藥物都有其副作用,當考慮對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用藥治療時需謹記在心。選擇藥物的使用要有很好的原則和對照組的研究,其正面和負面的結果,均需做評估。